返回网站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旅游新闻 >
钱流:“地下”与“地上”(图)
作者:admin  日期:2021-11-12 19:28 来源:未知 浏览:

  无论“量化宽松”还是“银根紧缩”期,中小企业尤其是小企业,总是处于 “流动性饥渴”中,而在宏观调控处于偏紧的大势下,更是为 “钱景”发愁,“求助”于高利贷于是便成了一种无奈的选择。

  从根本上来说,这是由金融体系的结构所决定的。当前的金融体制严重滞后于经济现实,存在着现有合法金融体系无法顾及的巨大真空,而游离于银行体系之外的“高利贷”于是便应运而生,由此也便带来了潜在的社会金融风险和由此引发的各种社会矛盾,比如,最近就有报道说,有的地方甚至“全民放贷”、“炒钱”,而缺乏监管的 “暗箱操作”,最终难免引发大量矛盾乃至恶性案件。

  对于现代经济生活而言,贷款利率的高和低,本身并无对与错,因为,在市场中,利率,也就是“钱的价格”,是供求关系的反映,是市场竞争形成的,而市场形成的价格,才能使资金得到最优配置。这虽是理论上的说法,但其实早已为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所验证。当既有渠道无法满足社会对融资的需求时,便会产生另外的融资方式和融资的利率,比如人所共知的浙江,不管如何严刑峻法,那“地下钱庄”依然顽强地生存着。在不断引发争议的同时,同样人所共知的是,浙江的经济活力和质量也是出类拔萃的。中国社科院近日发布的一份关于中国各地区国内生产总值 (GDP)质量内涵与排序显示,浙江仅居北京、上海之后,在全国各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中,名列前茅。

  一个有趣的或者说值得深思的现象是,一向是恶名加身的“高利贷”,正在从早期的发源地浙江向着更大的范围蔓延。不少人都可以感觉到,就在我们身边,高利贷的暗涌,很有点“静水流深”的味道。而且,越是在现有金融体系紧缩的状态下,越是“逆势而动”,其“体外循环”的规模越大。

  说白了,名声不佳的“高利贷”,就是民间金融机构、金融活动。这种“野火烧不尽”的市场产物,之所以会出现利率的畸高,之所以会给经济运行带来风险和各种衍生的问题,透过急切的求与供,透过甘冒风险的冲动,平心而论,这是金融垄断和过度管制的必然结果。正是堵而不疏,才如割韭菜一般,剿压不住,反而由小到大,由少到多,呈泛滥之势。有分析认为,如果要真正关心爱护中小企业,尤其是那些极具潜力的创新型小企业,让它们成长起来,如果不希望“地下流动性”惹是生非,就金融政策而言,用不着重拾货币“宽松”,只要放松管制,以疏代堵,把那些昔日的“散兵游勇”“收编”起来,让民间金融正规化、合法化,让它们去“拾遗补缺”,填上既有大银行不愿干也干不了的空白。而目前的现实则是,中小企业在大银行里“告贷无门”,民间的借贷活动又处于非法状态,其方式不规范、手续不健全,其利息必高、风险必大。而民间金融活动如果合法化,在必要的监管条件下,由于竞争,必将大为降低借贷利率,也就是大大降低资金的价格,这是帮助陷于困境的中小企业的正解之道。这一改革虽非易事儿,但却是一个趋势。

  目前,企业界对“加息”的不同反应,也从一个侧面验证了这一点。有专家介绍说,传统信贷一向不是中小企业的融资主渠道,但大银行的信贷紧缩,尤其是“加息”,使长期享受低利率的垄断性大企业面临着“由奢入俭难”的窘境,企业利润增速下降幅度很大,转而考虑采取发债、发股票等成本更低的筹资方式。而对于没有资本市场“圈钱”能力的中小企业来说,“加息”反而是可以接受的,是中小企业热切希望的,因为它们因此有可能分到大企业放弃的“一杯羹”。

  曾引起国内高度关注的民间银行家尤纳斯的体会是:民间 “喜欢高利贷”,因为它方便、高效。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,他创立的小额信贷公司,也就是所谓的“穷人的银行”,尽管利息比大银行要高,但却极受欢迎。因为与门槛高、手续繁琐、不及时的大银行贷款相比,这种快捷的小额贷款利息虽高,但与节省的时间和赚到的利润相比,还是划得来的。他认为,障碍主要来自于法律、行政、监管等人为的因素,只要是体制设计合理,比如明确地域性、贷款客户同时也是储户主体、简便合理的担保方式等,这种小额信贷公司,也就是小银行的存贷,就不会对既有的银行体系形成冲击,就会是一种有社会责任感的社会互助性质的金融方式,就不会有风险。当然,尤纳斯的探索,是“扶贫”性质的,但其理念精髓却是值得借鉴的,况且我们还有多种能够吸纳社会闲散资金的方式,诸如风险投资基金等。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