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网站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康新闻 >
乌东德:续写三峡新传奇
作者:admin  日期:2021-11-12 04:33 来源:未知 浏览:

  苍茫群山,壁立千仞。日前,中国青年报记者从云南昆明出发,进入禄劝县,翻越崇山峻岭,历经7个小时,来到云南、四川交界处的金沙江下游,探访正在建设中的三峡集团乌东德水电站。

  2015年12月16日,经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,对已列入国家相关规划、具备建设条件的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项目予以核准,这标志着由三峡集团公司兴建的第三个“三峡”正式迈入主体工程施工阶段。

  乌东德水电站是目前我国已经核准建设的第三大水电站、世界已建和在建的第七大水电站,这是继溪洛渡、向家坝水电站建成投产之后,金沙江下游水电开发的又一重大项目,总投资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。

  继世界瞩目的三峡工程之后,乌东德水电站的修建,意味着三峡集团开始了续写三峡传奇的新征程。三峡集团董事长卢纯表示,要全力将乌东德电站建成精品工程、和谐工程、廉洁工程。

  一个巨大的深坑里,一台精巧的黄色掘进机如同“变形金刚”,前端伸出两枚探针式的手臂,向着坚硬如铁的石壁刺入,土石块瞬间分崩瓦解。

  这是正开工建设的右岸地下电站,这里将安装6台单机容量85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,加上左岸6台,乌东德装机总容量达到1020万千瓦,年发电量389.1亿千瓦时。2020年8月,将实现首批机组发电,预计2021年12月全部机组投产发电。

  乌东德水电站是金沙江下游河段4个梯级中的首个梯级电站,不仅工程规模巨大,而且技术要求高、地质条件复杂、施工难度大。建造一座无裂缝的安全大坝,是乌东德水电站勘探、设计、施工者的责任与使命。

  乌东德水电站的建设,面临着一系列技术和管理的挑战,更有诸多水电站建设世界级难题的考验。

  进入地下电站山体,好似穿行在巨大的石洞迷宫中,洞群纵横交错,仿佛走入一个“盗梦空间”。

  在工地现场,他介绍,这个大型地下洞室群规模之大、构造之复杂,都是少有的。在水电施工中,地下洞室群的开挖和支护稳定,堪称世界性难题。

  事实上,从在复杂地质条件下建设大跨度高水头拱坝,到单机容量百万千瓦级巨型机组的研发制造和安装调试,乌东德水电站在大水电、大机组、装备制造等方面,用创新攻克了一个个技术难题,打造了中国水电的“升级版”。

  据三峡集团乌东德工程建设部主任杨宗立介绍,乌东德水电站开发任务以发电为主,兼顾防洪、航运和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,综合效益显著。

  追溯一度电的旅程,乌东德水电站建成后,输送华东、华中和广东电网,点亮万家灯火的同时,作为绿色能源,每年可节省标煤约1220万吨,可减少排放二氧化碳3050万吨、二氧化硫10.4万吨,助力实现我国制定的到2020年的减排行动目标。

  站长朱欣舀起一勺鱼饵,扔入水池中,一群游鱼争先恐后地跳起夺食,激起簇簇水花。“这是水性活跃的长薄鳅,栖息在江河中水流较急的河滩、溪涧。”朱欣对放流站里的珍稀鱼类如数家珍,他是研究中华鲟的专家,与珍稀鱼类保护打了20多年的交道,这里的每条鱼,“都像自己的孩子”。

  朱欣介绍说,这个放流站2013年6月动工兴建,2014年年底投入运行。增殖放流站近期以放流长薄鳅、齐口裂腹鱼、鲈鲤为主,中长期将增加圆口铜鱼、前臂鮡、四川白甲鱼、裸体鳅鮀的放流,设计年放流105万尾。

  乌东德地处金沙江下游,虽然江水奔流不息,但这里属干热河谷地貌,降水稀少,岩壁裸露呈褐色,树木植被成了这里的珍宝。

  走在乌东德电站,不时见到一株株缠裹着塑料的小树苗。一棵有着百年历史的黄葛树,从坝址处移植过来,用木枝支撑着,被细心呵护,遒劲的老树如今已发新枝。

  国家对乌东德的核准过程,历经十多年的科研、勘测、设计和5年多的筹备,针对金沙江下游河段水电梯级开发环境影响的评估是重中之重。

  三峡集团乌东德工程建设部副主任王义锋说,水电站建设本身就是环保项目、绿色项目,在进行水电开发的同时,用超过环评要求的标准实施严格的环保措施,实现水土保持、珍稀鱼类保护与自然生态环境的和谐共融。

  不久前,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教授来到乌东德施工现场实地考察,他得出的结论是,像乌东德这样一个集群创新的巨型公共工程,既是典型的有效投资,又是绿色投资,“乌东德大坝将成为巨型公共水电工程集群创新发展的世界新样板,也将成为绿色工业革命的标志性工程”。

  三峡集团乌东德水电站工程投资大,建设期间平均每年可增加就业人数约7万人。电站建成发电后,地方财政每年增收约13.5亿元。

  在水电人眼中,大坝是有表情有温度的。一代又一代的三峡水电人,用责任与担当、忠诚与奉献,为水电大坝注入了情感与生命。

  王义锋是个老水电人,干这一行已经33年了。世界第一高坝锦屏水电站、二滩水电站、沙牌电站、向家坝等许多世界级水电站的建设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

  在他眼里,山川河流是有感情的,水电大坝是有生命的,“我听得懂它们的语言,可以与它们对话,如果让我离开它们,真不知道干些什么,吹牛都找不到素材”。

  在王义锋看来,世界上没有两座一样的水电站大坝。面对乌东德水电站的世界级技术难题和巨大挑战,王义锋感触更多的是,“兴奋和振奋,有诸多世界第一要去超越”。

  王义锋坦言,作为三峡水电人,是要有些家国情怀,否则干不了水电这一行。水电人聚在一起,总爱说起自己与大坝的不解情缘与苦乐人生。有一位水电人曾经带领团队,在山中徒步15天勘探、考察水电地质地貌。“十几天没洗脸,老乡把一家人一天节省下来的水,给我洗脸,真的下不去手啊!”

  看到一座座水电站巍峨矗立,看到大坝泄洪时的壮观,水电人心中总会涌起骄傲与自豪。

  在乌东德火热的工地上,还有许许多多的普通建设者,用汗水与热情浇铸着大坝,因为电站也寄托着他们对未来生活的期盼与憧憬。

  苍茫群山,壁立千仞。日前,中国青年报记者从云南昆明出发,进入禄劝县,翻越崇山峻岭,历经7个小时,来到云南、四川交界处的金沙江下游,探访正在建设中的三峡集团乌东德水电站。

  2015年12月16日,经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,对已列入国家相关规划、具备建设条件的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项目予以核准,这标志着由三峡集团公司兴建的第三个“三峡”正式迈入主体工程施工阶段。

  乌东德水电站是目前我国已经核准建设的第三大水电站、世界已建和在建的第七大水电站,这是继溪洛渡、向家坝水电站建成投产之后,金沙江下游水电开发的又一重大项目,总投资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。

  继世界瞩目的三峡工程之后,乌东德水电站的修建,意味着三峡集团开始了续写三峡传奇的新征程。三峡集团董事长卢纯表示,要全力将乌东德电站建成精品工程、和谐工程、廉洁工程。

  一个巨大的深坑里,一台精巧的黄色掘进机如同“变形金刚”,前端伸出两枚探针式的手臂,向着坚硬如铁的石壁刺入,土石块瞬间分崩瓦解。

  这是正开工建设的右岸地下电站,这里将安装6台单机容量85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,加上左岸6台,乌东德装机总容量达到1020万千瓦,年发电量389.1亿千瓦时。2020年8月,将实现首批机组发电,预计2021年12月全部机组投产发电。

  乌东德水电站是金沙江下游河段4个梯级中的首个梯级电站,不仅工程规模巨大,而且技术要求高、地质条件复杂、施工难度大。建造一座无裂缝的安全大坝,是乌东德水电站勘探、设计、施工者的责任与使命。

  乌东德水电站的建设,面临着一系列技术和管理的挑战,更有诸多水电站建设世界级难题的考验。

  进入地下电站山体,好似穿行在巨大的石洞迷宫中,洞群纵横交错,仿佛走入一个“盗梦空间”。

  在工地现场,他介绍,这个大型地下洞室群规模之大、构造之复杂,都是少有的。在水电施工中,地下洞室群的开挖和支护稳定,堪称世界性难题。

  事实上,从在复杂地质条件下建设大跨度高水头拱坝,到单机容量百万千瓦级巨型机组的研发制造和安装调试,乌东德水电站在大水电、大机组、装备制造等方面,用创新攻克了一个个技术难题,打造了中国水电的“升级版”。

  据三峡集团乌东德工程建设部主任杨宗立介绍,乌东德水电站开发任务以发电为主,兼顾防洪、航运和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,综合效益显著。

  追溯一度电的旅程,乌东德水电站建成后,输送华东、华中和广东电网,点亮万家灯火的同时,作为绿色能源,每年可节省标煤约1220万吨,可减少排放二氧化碳3050万吨、二氧化硫10.4万吨,助力实现我国制定的到2020年的减排行动目标。

  站长朱欣舀起一勺鱼饵,扔入水池中,一群游鱼争先恐后地跳起夺食,激起簇簇水花。“这是水性活跃的长薄鳅,栖息在江河中水流较急的河滩、溪涧。”朱欣对放流站里的珍稀鱼类如数家珍,他是研究中华鲟的专家,与珍稀鱼类保护打了20多年的交道,这里的每条鱼,“都像自己的孩子”。

  朱欣介绍说,这个放流站2013年6月动工兴建,2014年年底投入运行。增殖放流站近期以放流长薄鳅、齐口裂腹鱼、鲈鲤为主,中长期将增加圆口铜鱼、前臂鮡、四川白甲鱼、裸体鳅鮀的放流,设计年放流105万尾。

  乌东德地处金沙江下游,虽然江水奔流不息,但这里属干热河谷地貌,降水稀少,岩壁裸露呈褐色,树木植被成了这里的珍宝。

  走在乌东德电站,不时见到一株株缠裹着塑料的小树苗。一棵有着百年历史的黄葛树,从坝址处移植过来,用木枝支撑着,被细心呵护,遒劲的老树如今已发新枝。

  国家对乌东德的核准过程,历经十多年的科研、勘测、设计和5年多的筹备,针对金沙江下游河段水电梯级开发环境影响的评估是重中之重。

  三峡集团乌东德工程建设部副主任王义锋说,水电站建设本身就是环保项目、绿色项目,在进行水电开发的同时,用超过环评要求的标准实施严格的环保措施,实现水土保持、珍稀鱼类保护与自然生态环境的和谐共融。

  不久前,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教授来到乌东德施工现场实地考察,他得出的结论是,像乌东德这样一个集群创新的巨型公共工程,既是典型的有效投资,又是绿色投资,“乌东德大坝将成为巨型公共水电工程集群创新发展的世界新样板,也将成为绿色工业革命的标志性工程”。

  三峡集团乌东德水电站工程投资大,建设期间平均每年可增加就业人数约7万人。电站建成发电后,地方财政每年增收约13.5亿元。

  在水电人眼中,大坝是有表情有温度的。一代又一代的三峡水电人,用责任与担当、忠诚与奉献,为水电大坝注入了情感与生命。

  王义锋是个老水电人,干这一行已经33年了。世界第一高坝锦屏水电站、二滩水电站、沙牌电站、向家坝等许多世界级水电站的建设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

  在他眼里,山川河流是有感情的,水电大坝是有生命的,“我听得懂它们的语言,可以与它们对话,如果让我离开它们,真不知道干些什么,吹牛都找不到素材”。

  在王义锋看来,世界上没有两座一样的水电站大坝。面对乌东德水电站的世界级技术难题和巨大挑战,王义锋感触更多的是,“兴奋和振奋,有诸多世界第一要去超越”。

  王义锋坦言,作为三峡水电人,是要有些家国情怀,否则干不了水电这一行。水电人聚在一起,总爱说起自己与大坝的不解情缘与苦乐人生。有一位水电人曾经带领团队,在山中徒步15天勘探、考察水电地质地貌。“十几天没洗脸,老乡把一家人一天节省下来的水,给我洗脸,真的下不去手啊!”

  看到一座座水电站巍峨矗立,看到大坝泄洪时的壮观,水电人心中总会涌起骄傲与自豪。

  在乌东德火热的工地上,还有许许多多的普通建设者,用汗水与热情浇铸着大坝,因为电站也寄托着他们对未来生活的期盼与憧憬。

Power by DedeCms